书籍详情
再见,余先生

再见,余先生

现代言情 | 安暖余沐晟 | 已完结
2020-10-29 16:52:29
推荐指数:
对安暖而言,爱情就是一盏点燃生命的灯,稍微感受到光亮与温暖,便骤然熄灭的绝望!
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

余沐晟病了,等他醒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,助理请的护工告诉他,自己已经烧了两天,浑浑噩噩的说梦话,光是安暖这个名字就叫了好几百次。

他愣住,安暖这个名字瞬间唤醒了他的神志。

余沐晟拿起手机打给助理:“安暖呢?”

“总裁,安暖小姐的遗体昨天已经火化了,安葬在墓园里,与安萍小姐还有安氏夫妇葬在一起,也算是一家人好团聚了!”

“放肆,谁允许你们动她的遗体?”余沐晟骤然暴怒,挂了电话直接摔在地上,手机顿时四分五裂。

吓得护工一愣一愣的。

不仅如此,余沐晟还不顾一切拔了手背上的针管,就要下床。

护工吓坏了,赶紧摁住他:“先生,你现在还没痊愈,不能下床,你需要什么跟我说,我帮你去拿……”

“放手。”余沐晟推开护工,火速离开。

来到墓园,余沐晟远远看见站在墓碑前的刘妈,正在烧着什么东西。

他快步过去,发现刘妈烧的东西全是安暖生前的东西。

登时一个焦急将那一箱子给抢了过来。

刘妈抬头发现是余沐晟,立即生气道:“你来做什么?这里不欢迎你,请你马上离开!”

余沐晟没有离开,甚至没有将刘妈的话放在心上,紧紧抱住纸箱,目光落在面前的墓碑上。

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黑白照,还是一眼就能区分哪个是安暖,哪个是安萍。

心,微微抽搐,余沐晟发现原来安暖在自己的心中,不比安萍的分量少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目光在安萍的照片上停留了片刻,便转移到安暖的照片上,目光却无法挪移半分。

余沐晟盯着安暖的黑白照片一动不动,深邃的双眼深处漾起丝丝涟漪,似乎在思考什么?也似乎想要证实什么?

心底的深处,似乎有什么要破壳而出。

而刘妈却彻底暴怒了,站过来挡住墓碑上的照片:“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子居高临下直视她,别忘了是谁害死她的?你现在来猫哭耗子假慈悲给谁看呢?当真是跟你的那个妹妹一样恶心透了!给我滚,我家小姐不需要你来拜祭,更不想看见你!”

余沐晟还是不为所动,只是抓住箱子的手,更加用力。

“那是我家小姐的东西,还给我,你没有资格拿!”刘妈说着,就要伸手来抢。

余沐晟冷然出声:“她生是我的人,死也是我的鬼,这些东西没有人比我有资格拥有。”

刘妈怔住,不可思议瞪大眼睛,就连嘴巴都合不拢。

余沐晟也想不通为何自己会脱口而出说了那句话,又给自己解释道:“我……答应过跟她结婚的。”

“哼!也不知道是谁骗了她,让她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时刻,然后将她送进了监狱,余沐晟你还有心吗?安萍爱你有什么错?安暖又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爱上你的女人都要死,就连老爷夫人也不列外!你是安家的克星,这里不欢迎你,给我滚!”

已完结
不想错过《再见,余先生》更新?安装新锋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  1. 先生小说
  2. 天狼小说
  3. 圣尊小说
  4. 仇富小说
先生小说大全
如你喜欢先生小说,那么请将先生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,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先生小说。
网友评论
最新现代言情小说
晚风不似你
晚风不似你
林清霜爱过一个人,爱的太过狼狈,全情投入,以至后来身段低落尘埃,自己都找寻不到。林清霜也恨过一个人,恨自己懦弱,恨自己抓不住他。一直到她在精神病院中苦熬五年,林清霜都不曾恨过盛译行,即便这个男人如此凉薄冷漠,她也舍不得恨。她与盛译行的对弈,从来都是她输,可再见的那一刻盛译...
琅玉
生存教室
生存教室
班主任留下一个诡异的作业之后,第二天就传来了她的死讯...这一天,我们回想起了被作业支配的恐惧...
逍遥de小妖
我在原始部落当酋长
我在原始部落当酋长
木风,一个历史学者,成了原始部落的大酋长!历史知识,酋长系统集于一身。钻木取火、凿冰捕鱼、驯养六畜、张弓捕猎,带你体验原始部落的田园风光!更有防御工事、领地之战,一样的原始部落,有了我,不一样的崛起之路!
西原公子
战天神殿
战天神殿
他是被陈家抛弃的丧门星,意外成为徐家的上门女婿,却不想中了圈套,被送去战场。在一次次战争和鲜血的洗礼中,他重获新生,成为一代战天神,名震大夏,却在这时选择退隐回国......他要将这五年,所亏欠自己妻儿的,数倍还给她们......
绝无神
悔婚后被大佬盯上了
悔婚后被大佬盯上了
跟陆霆川谈恋爱这么多年,沈苑做过最厉害的一件事就是在婚礼前把这个男人给甩了,独自跑到国外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。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,谁知道七年后,陆霆川却以病人的身份虚弱的躺在她面前,开口第一句就是让她滚?
笙笙世世
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
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
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,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,才发现,哪有什么心头刺,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。*****重生之后,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,收拾蛀虫龌龊,以及,跟夫君和离。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,唯有第三条——秦峥:风太大,你且再说一遍。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,十...
苏行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