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夭夭以生

夭夭以生

仙侠奇缘 | 香薷宋夭夭谢忱 | 连载中
2020-10-29 16:19:00
推荐指数:
与他成亲那日,她顶着满头沉重的珠钗傻傻坐着,过了许久,方才听见房门开阖,那人踏着喜靴步步走来……她紧张地掐住汗湿的手心,想着待会儿要望着他笑,要像娘亲教的那样,用此生最温柔的声音唤他一声相公。
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

大抵是眼瞧着给谢忱纳妾无望,老夫人又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,为了叫她怀上孩子,每日差人送来各式各样的汤汤水水,还要让婆子亲眼盯着她喝下肚才罢休。

她并不拂她的意,只是就算她喝了,也不会有什么效用。

又是半载,什么生子良方都试了,老夫人自知逼她无用,谢忱每日打理完生意,回家还要听母亲拿子嗣一事唠叨。当初他一意孤行,非要将那来路不明的女子娶进门,已是辱没了门楣,如今又三年无所出,是要让他谢家成为泷城的笑柄吗?!

老夫人越说越气,拐杖杵在地上震了三震,到底是舍不得打在孙儿背上,将自己关在佛堂内一整日滴水未进。

谢忱在门外跪了一整日。

这一切她看在眼里,她在等,等谢忱跟她开口。

初春寒意未褪,她趁夜剪下一枝沾露的红梅插进玉瓶中,吩咐湘儿放在窗口,风一抚,满室幽香浮动。有些微的脚步停驻在她身后,她知是他,没有回头。

「少爷,您的腿……」

「无碍,你出去吧。」

男人伸臂揽住她,她听出他声音里的疲惫,「香薷。」

她说:「听说你今日陪着老夫人水米未进,该是饿了,我让湘儿端些饭菜来。」

二人已许久没有这样好好说过话,他沉默片刻,道了声「好」。

她亲自为他布菜,盛了一小碗南瓜粥放在他面前,而后拿着酒杯坐在一旁慢慢啜饮,酒意浮上面颊,一双杏眸是含水的媚。

他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,掌心温热有力,如六年前二人初见时那般,背负长剑的青年从路旁搀起摔倒在泥浆里的她,待看清她的脸,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。

他将她带回客栈,洗了澡,换了身干净衣裳,又吃了一顿好的,她便下定决心要跟着他了。

他嫌她累赘,甩了她先走,那时她初入人世,还看不懂脸色,又因是妖,是以跟在他马后行了十几里地,并不觉得吃力。

到最后,那人索性下了马,站在路中间一脸阴霾地等她。

她开心地加快了脚步,待到近前一下没刹住,直直撞进他怀里。

他扯着她的胳膊拉开她,鼻端嗅了嗅,「什么味道?」

她骄傲地挺起胸脯,「我是香薷,我们当草药的身上都是香喷喷的。」

他抿唇,眼神里多了些什么,「你是女子。」

彷惘山中多妖,恐是那时,他便起了念头。

谢忱说,香薷,为我生一个孩子。

她掀眸望向他,半晌,将手从他掌心中抽出,徐徐起身走向一旁的窄榻,夜风吹拂起她浅绿色的裙裾。

「你想要孩子。可是谢忱,妖与人生子,有悖天道,是要折损半身修为的。你谢家和你谢忱如何值得我殒去半生修行?」


连载中
不想错过《夭夭以生》更新?安装新锋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  1. 代嫁妻小说
  2. 千金毒妃小说
  3. 禁忌小说
  4. 捡漏大师小说
热门代嫁妻小说推荐
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代嫁妻小说阅读专题,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代嫁妻小说,免费提供高质量代嫁妻小说排行榜,是广大代嫁妻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。
网友评论
最新仙侠奇缘小说
重生宠溺薄少超宠小娇妻
重生宠溺薄少超宠小娇妻
(原名:封少,有点甜!)【重生、虐渣、宠文】传闻封少冷漠薄情,但对其青梅竹马的妻子是宠上了天。“听说昨晚您被封太太关在门外跪了一夜,是不是真的?”某人眼里尽是宠溺:“我家夫人太调皮了,只能惯着她。”“为什么封太太要把您关在门外?是不是发现您去鬼混?”某人还没来得及回答记者的问题,夏七七的声音就传了出来:“封混蛋!!你竟然让我长胖了?!今晚搓衣板继续跪!!”“这就是原因。”某人对记者说道,留下众人在风中凌乱...欢迎加入《封少有点甜》粉丝群,群聊号码:312511660
阿黧
不知年雅璇真实身份的霍少
不知年雅璇真实身份的霍少
霍凌沉没理他,八九个训练有素的保安都能打过的女人,如果败在七个小混混身上,那就当他霍凌沉看错了人。
白茶
神医少年
神医少年
神医少年,游走都市,凭借一身逆天本领,脚踩嚣张恶势力,打脸各种富二代……
晚秋枫客
青梅是解药
青梅是解药
她居然有了那么一点嫉妒的情绪。嫉妒这个姑娘将来的人生有许多贵人相助,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得众人的喜爱追捧。手里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,薄欢看着随时要熄灭的烟头,眸子轻眨。
不负骤雨
天降四宝:总裁爹地花式宠
天降四宝:总裁爹地花式宠
林星遇用了两年都没能捂热墨北辰的心,离婚后却带球跑路。六年后,赫赫有名的墨四爷看着女人身后群狼环伺,各路美男争着抢着当后爹,他将将她圈在角落里露出森森白齿:"女人,你有种再跑一次试试!"四小只跳出来训渣爹,某爷怒了,后来全世界都知道墨四爷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!
wqy123
宋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
宋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
沈太傅看见伏在地上憔悴不堪的宋凝,没有流露出丝毫怜悯:“可清醒了?”宋凝半垂着眼帘,对沈太傅的话充耳不闻。“宋云韬已下葬,你也莫再无理取闹。”
佚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