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邪王虐宠:弃妃太难缠

邪王虐宠:弃妃太难缠

穿越架空 | 苏唯楚烁 | 已完结
2019-07-20 00:48:02
推荐指数:
皇帝嚣张?滚蛋!王爷可恶?忍着……穿越而来,苏唯也是堂堂圣女,众人供奉,斗的了小妾,整的了刁奴。为什么偏偏一心吊死在冷酷无情的王爷楚烁这颗歪脖子树上,被他虐心虐肺呢?纠缠不休的梦魇,是她的执念还是另有玄机?
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

停住脚步,苏唯注视着少年。

少年在她的目光下有些脸红,垂了头站在她面前也不吭声,只是用手紧紧握着弓把似乎在纠结什么。

苏唯见他这幅模样,心里更是疑惑,她明显感受到眼前这少年无心害她,只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不便开口。

于是,左手撑着右手手肘,右手摸着下巴,故作探寻状地绕着少年缓慢地转了一圈,声音深沉而严肃地发问:“你小子,有事瞒我?”

少年的头垂得更底了,手指抓得弓把越来越紧,使得青筋绷起有些可怖。

突然,苏唯听见少年小声嘟囔了句:“别……别生气。”

少年已经真心把苏唯当成了朋友,现在要告诉朋友自己欺骗了她,甚至之前还想害她,真是有些难以开口。

他本来是想把苏唯骗到村子里抓起来的。

因为村子里有不能讲外地语言的规矩,所以要是有外地人不加通报就往村子里走,会立刻被守在村边的村民封着嘴抓起来,再押到源河边细细审问。

因而他之前走的是回村子的路,等他发觉苏唯真的只是个被绑架迷了路的女孩子,又觉得这样做很过分。

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怜香惜玉,但也懂得女孩子不能被男人碰到。

如果让苏唯被村里的壮汉们碰到,发生什么不测,他真的要愧疚死了。所以临时又改道,绕过守在村边的村民们,打算真的带苏唯回家,这才晚了。

少年很紧张,握弓的手一直紧绷,头低得都快贴到胸口了,一副等待判决的样子。

苏唯听了他各种语言加手势的解释后就一直不说话,让他不知如何是好。

她一定生气了,不想理俺了!少年很伤心,他的欺骗与不信任惹恼了新朋友,她还是个迷了路的女孩子!

他娘知道了,一定揪着耳朵骂他蠢。

于是脸如那颗红痣一般涨的通红,弱弱地补了句:“俺……俺带路……你……俺家、娘……俺娘揍……揍俺……”

苏唯本来就没怎么生气,至少他如实说了,也确实没有害她的心思。

而且要真算起来,少年已经把村子里不能响起的语言的规矩说给她听了,是她自己没反应过来,倒也不能全怪少年。

她故作沉默,只是想吓唬吓唬这小屁孩以报刚才那“一耍之仇”,没想到这小子还当真了,让她跟着他回家向他娘告状,然后让他娘打他?

哈哈哈,还真是孩子气,但是苏唯听得心底暖暖的。

她虽然性格开朗,朋友也不少,但多数都是那些停留在笑脸相迎范围内的友谊。

这些年来只有叮叮与她最为亲密,现在这淳朴少年向她交出真挚的友谊,还因为欺骗她让她去找家长告状,让他娘打他!

苏唯感觉胸口暖的发烫,笑意满目,倒还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,为了免于尴尬,便逗弄了句:“那还不带路!”

少年如蒙大赦,抬起头来明朗一笑,对上苏唯带着笑意的眼睛,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,傻乐一声说:“真……真的……快了。”

又走了一刻钟左右,苏唯看见不远处坐落一户小院,被矮窄的栅栏围着。

和寻常的农家小院一样,半圆形地建了四五间木屋,院里还围了几个棚圈,估计是养了些家畜。主屋前栏杆上挂着几串很像玉米的植物果实,一个半老妇人坐在院中低头干活,似乎在搓那些玉米粒。

“你……还箭……娘……生气俺,”少年率先停了下来,拉着苏唯的衣摆说道。

“那叫娘生俺气!”苏唯纠正了句,将长箭在手里打了个旋,正欲抛给他,突然停了下来,歪着头笑问道:“我把箭还你,你娘还舍得因为你骗我而揍你么?不行,不行,等你挨了打,我再还你好了。”

见苏唯这么说,少年急了得快哭了,本是他不对在先,也不好生苏唯的气,只好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箭……爹的……娘哭……”

然后挺起胸膛闭着眼睛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“你……揍,俺……俺不跑。”

苏唯乐的笑弯了腰,这小子呆萌样还挺招人喜欢,又很孝顺,本就没想为难他,于是甩手便将箭丢到他怀里。

少年听见风声条件反射地伸手刚好接住长箭,赶忙睁开眼,对着苏唯笑了笑,高兴地比划了两下才把箭甩回箭筒。

几分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,问道:“你……不生气……俺?”

“那叫不生俺气!”苏唯叉腰纠正,觉得这么放过这小子以后就没有欺负他的理由了,于是故意怒气冲冲地吼道:“怎么可能!我只是看在你表现还算好的份儿上,暂时不生气了,还不赶紧带路!”

已经知道苏唯不怎么生气了,少年小跑向前,回头说“俺……告诉娘……你……跟俺。”

嗯了声示意明白,看着少年一阵风似地跑回了家,苏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,总得给人家一个跟母亲说清楚的时间嘛。

由于昨晚月色光晕入体,她现在看到一两百米外的远处并不模糊。

苏唯瞧见那少年绕着他娘时而兴致勃勃手舞足蹈地描述,时而一副低头听训地乖顺模样,然后总算是说到重点了,她看见他娘揪着他耳朵训了一会,便由着他引路出了院子向这面走来。

苏唯立刻快走了几步迎了上去,弯了个腰算是行礼了,打招呼道:“大娘您好,我叫苏唯。”

大娘操着一口不是很标准但是远比少年流利多了的话音道:“姑娘好,强子都跟俺说了,他不懂事儿,委屈姑娘了。”

“啊?哦,不妨事,强子是个好孩子,我跟他一路处的挺好的。”

苏唯一愣,她总算知道少年的名字了,原来叫强子呀。之前强子叽里呱啦地说了半天,她也不确定那句话说的是他的名字。

但苏唯只是告诉强子她是被人绑架过来,被打中了头部忘记了很多事情,所以在林子里迷了路的女孩,又能受强子什么委屈?

难道大娘指的是强子之前骗她的事?

大娘要是再审问几句,强子岂不是把抢箭的事情也说了?

哎呀,那她在大娘眼中还不成了威胁她儿子的坏女孩了?

苏唯赶忙瞧了眼大娘的表情,发现并没有什么动怒的迹象啊,难道强子替她美言了?

呃,看他那俯首帖耳的样子也不像是敢在他娘面前说谎的样,不过苏唯还是说着模棱两可的话应付过去了。

“姑娘祁城话真好,定是大户人家的女娃子。俺们小门小户的,照看不好,姑娘别见怪呀。”

大娘搓着手,满面笑容地说道,看了眼天色,又道:“哎呀,瞧俺,忘了请姑娘进去,快快,快去院子里坐。”说罢便去拉苏唯地手,顿了顿,见苏唯没有避开,那久经农活的粗糙手掌便抓在了苏唯的手上。

大娘拉着苏唯往院里走,边走边夸:“大户人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样,这手啊,嫩的跟水似的。”

苏唯陪着笑就这样在大娘的热情招待下进了院子,在木屋里落座,强子还殷勤地道了些水,大娘推着让她喝茶。

看着那黄河一般的色泽,苏唯艰难地吞了口口水,额,这黄褐色的水真的能喝?

不过她进来倒是一点儿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,什么迎头怒斥,阴声询问,统统都没有。

苏唯当然不会理所当然地将它归结成源村的人真是好客呀之流的,于是把疑惑的目光投给少年,只见他脸刷地红了,浓重的剑眉塌在脸上,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。

已完结
不想错过《邪王虐宠:弃妃太难缠》更新?安装新锋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  1. 弃妃小说
  2. 邪王小说
  3. 奴婢小说
  4. 超级战神小说
弃妃小说免费阅读
新锋文学网弃妃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弃妃小说,不仅数量多,而且更新快,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,是弃妃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弃妃小说的最佳选择!
网友评论
最新穿越架空小说
上门女婿杨风
上门女婿杨风
五年前,他是流浪汉,为了冲喜,成为叶家赘婿。五年后,他是第一战神,手握百万雄兵,权势无双。他牵起妻女的手,就要给她们一个世界
水中鱼
褚临沉我怀孕了
褚临沉我怀孕了
第一眼见他是五年前,她对他一见倾心。后来家道中落,她以为他们两人再没有可能。可阴差阳错,他们之间有了交集。她以为这是一场恋爱,殊不知套进的只有她一个人——!一场协议,她丢了亲情,丢了爱情,也丢了命……
丢了一只龙
我的男友是大神
我的男友是大神
向北似乎气得不轻。周越给向北打电话的时候恰好撞在枪口上,被向北冷冰冰的语气搞得莫名其妙。不过大家都习惯了,周越直接说:“出来酒吧玩儿吧,就等你了,保管什么烦恼都忘光。”“不去。”向北说。
冬三儿
当着所有人的面退婚谁娶你这个女人
当着所有人的面退婚谁娶你这个女人
重生前,云倾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,他们害她母,污她名,谋她财,害她众叛亲离,家破人亡,香消玉殒!再次睁眼,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名门千金,一跃开启怼天日地撕渣男的复仇生涯。白莲花姐姐被盘到跪地求饶,“妹妹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!”云大佬坐姿优雅,笑的极美极恶,“玩不玩你,怎么玩你,看我心情。”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,“倾倾,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一辈子!”云倾抖手,提刀,用尽全身力气,对准渣男劈了过去,“滚!”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疯狂想嫁的总裁枭少,俊美冷酷,强势狠厉,不近女色,却独独将那朵跌落神坛、声名狼藉的恶女娇花,捧在手心,时时娇惯。“乖一点,嗯?”
懒朵儿
沈云烟封延焱现代
沈云烟封延焱现代
沈安然爱封云霆成痴,却被他狠狠报复。她想开始新生活,却发现苦海无边回头无岸。直到他心上人上门,她才大彻大悟,他们不仅想抢她的孩子,还想要她的命。既然她不好过,那谁也别想活!她死后,封云霆才发现这个他厌恶到了极点的女人已经在他心里扎根了。
雁南妃
至尊龙医
至尊龙医
入赘三年,江阳成为家族耻辱中的耻辱。偶得医术,一飞冲天开,启另类人生.........
二公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