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籍详情
反派王爷恋爱吗,我超甜

反派王爷恋爱吗,我超甜

古代言情 | 沈含光萧荧惑 | 连载中
2020-03-21 12:57:35
推荐指数:
前世,她为他栖身花街柳巷,助他登上九五至尊之位,却被赐了剔骨之刑,不得善终。世人皆曰,美人骨,世间罕见。启帝得之,以其皮为囊,以骨为架,制成战鼓,美人鼓一出,声闻百里,以威天下。再次睁眼,她护至亲,诛仇人,啖其骨,蚀其肉,誓要逆天改命。
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

第2章聘者为妻,奔者妾

沈含光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,扑面而来的胭脂香粉的味道,呛的两眼发昏,隔壁偶尔传过来的**声,让她误以为还在龙榻旁,听着狗男女恩恩爱爱。

直到,她感受到了膝盖处抽搐般的剧痛,才找回了身为人类的知觉。

沈含光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双脚,失而复得的喜悦,让她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里面的新货,还没有认命吗?”

“红姨放心好了,到了我们春风楼,再硬的骨头,也撑不了三天。”

一桶水,猝不及防的泼了进来。

痛,浑身痛的难受。

沈含光有种**辣的炙烤感,由身到心,由外到内,仿佛都被这一桶水给洗刷了一遍。

浓重的血腥味,随着这桶盐水,蔓延而开。

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,彻底让沈含光清醒过来了。

她想起来了。

这是她和萧启仁私奔的第三天,都说聘者为妻,奔者为妾,她带着满心欢喜投怀送抱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萧启仁竟然把她安顿在春风楼里,以色伺君为他卖命。

唯恐她想不开,他亲自拿刀,在她的膝盖处各划了一刀,刀口极为的对称,两边的膝盖深浅程度完全一致。

沈含光低头看了看满地的血水,被盐水稀释成了淡红色,晕染了她身上的白色亵衣,再仔细一看,她并没有跪在地上,而是跪在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搓衣板上,膝盖骨的肉都被搓衣板那坚硬的棱角,给卡的翻了白肉。

“萧启仁呢?”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声线,略微有些嘶哑,沈含光知道,那男人想把她磨成手里最利的一把刀,势必会找心腹之人来**于她。

果然,那拎着桶的女人,眼神厉色一闪,恶狠狠的道,“主子的名讳,岂是你能直呼的?”

“负心之人,天打雷劈,没准我多叫他两声,老天爷就会多劈他两下。”沈含光双手平放在膝盖上,骨子里散发着清冷通透之感,仿佛她不是跪在廉价坚硬的搓衣板上,而是在优雅的抚琴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是你自己讨打。”

能留在春风楼中做事的女人,自然是心狠手辣,一听到沈含光的话,就挥舞着鞭子挥了过来。

趁着这个机会,沈含光空手抓住鞭子,顺着女人挥来的力道,顺势往窗边滚了去。

沈含光撑着窗边,凌空而站,冷冽的道,“告诉萧启仁那个王八蛋,诓骗宗氏之女,我们公堂上见。”

话音刚落,沈含光便一跃而下,落地之后,便滑溜溜的钻进了一辆马车里,最妙的是,在她攀行的过程之中,完全没有用到膝盖,自然也不会感受到疼痛,整个人软的像是无骨生物。

从春风楼的三楼摔落下来,即便是再小心,也摔的肋骨作痛,眼前发晕,她往马车里钻,纯属是下意识的行为,来不及看马车里坐着的主人,沈含光本能的往那人身边攀行,扭着水蛇腰,一拱一拱的,动作可谓是行云如水。

见此一幕,马夫撩起车帘,整个人都蒙了。

“殿下,她……”

马车里的贵公子,伸手顺势一捞,搂着送上门的小妖精,抱了个满怀。

“呵呵,无妨。”一件绛紫色的袍子覆盖在了沈含光的身上,掩盖住了马车之外,所有好奇观望的视线。

世子殿下这是要保下这个女人啊!

有这蟒袍覆盖在身上,谁还敢动她?

春风楼里的人,常年混迹在权贵之中,都是有眼力的,愣是跪倒了一片,一声不敢坑。

车帘落下,缓缓遮盖住了那俊逸瑞玉的容颜,“走!”

马车未动,一声娇滴滴的哭嚎,随着凌乱的脚步传来,“姐姐,你可真是让妹妹好找啊!你与我上山拜佛,怎会出现在这等污秽的地方,若是让母亲知道了,可如何使好?”

嗅着男人身上薄荷草木香,沈含光略微清醒了一些,听着外面居心叵测的话,沈含光不由得冷笑,隔着车帘,悠长的道,“是啊!媚儿妹妹,我也很纳闷,你说,我才刚失踪,你一闺阁女子,怎么就寻人寻到了这里来了呢?”

一说起这个,沈含光就一阵气闷,沈媚儿这女人,踩着她上位,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沈媚儿善画,为了奠定大画师的基础,曾女扮男装入春风楼,绘制了《含光美人图》,以此声名大噪,素有神笔皇后之雅称。

这一夜成名的,不止是这副画,还有那花街柳巷的含光美人。

托了沈媚儿的福,她沈含光才成就了美人骨之名。

世人皆曰,美人骨,世间罕见。有骨者,而未有皮,有皮者,而未有骨。世人大多眼孔浅显,只见皮相,未见骨相。

以前她未曾多想,但这世上哪有这般巧合,如今想来,定是萧启仁,早就和沈媚儿暗度陈仓。

沈媚儿约她出门上香,看似姊妹情深,实则是给萧启仁钻空子的机会,蓄谋已久。

“姐姐,你不要冤枉了我,你都失踪三天了,这三天来,妹妹马不停蹄的寻人,生怕姐姐出事,姐姐可不能不识好人心,乱撒脾气啊!”沈媚儿梨花带泪,委委巴巴的道。

“我的妈呀,都失踪三天了。”

“这青楼**女人的手段可刁钻着呢!不知道这身子还……”

“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她摔下来的时候,似乎腿脚不便,不易于行啊!”

不易于行吗?

马车里的萧荧惑,饶有兴趣的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,别的不说,这女人刚刚爬上来的动作,可比谁都利索,这种独特的走姿,也是世间罕见,最重要的是,这伶牙俐齿的性子,也极对他的胃口。

“呵——”

沈含光清冷的笑了一声,她也懒得和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多说什么,直截了当掀开了车帘,下一秒,吵吵嚷嚷的街市上,皆是倒吸一口气的惊艳声。

怪不得春风楼敢冒着天下大不违,买卖宗氏之女,就凭着此女这上等的姿容,为其铤而走险的,必然是大有人在。

身侧,同样风华绝代的男子,为其拉紧身上覆盖着的蟒袍,冷眼扫过,竟是无人敢对视,掠其锋芒。

“萧启仁人呢?”

听到这句话,所有人都来了兴趣。

哦吼!果然是红颜祸水,美人这意思,似乎还有个男主角没露面啊!

连载中
不想错过《反派王爷恋爱吗,我超甜》更新?安装新锋文学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  1. 恋爱小说
  2. 王爷小说
  3. 反派小说
  4. 反派王爷小说
恋爱小说推荐
新锋文学网恋爱小说专题为您提供恋爱最新章节与恋爱全文阅读,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恋爱小说专题,恋爱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新锋文学网。
网友评论
最新古代言情小说
天降四宝:总裁爹地花式宠
天降四宝:总裁爹地花式宠
林星遇用了两年都没能捂热墨北辰的心,离婚后却带球跑路。六年后,赫赫有名的墨四爷看着女人身后群狼环伺,各路美男争着抢着当后爹,他将将她圈在角落里露出森森白齿:"女人,你有种再跑一次试试!"四小只跳出来训渣爹,某爷怒了,后来全世界都知道墨四爷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!
wqy123
宋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
宋凝脸上的笑容僵住了
沈太傅看见伏在地上憔悴不堪的宋凝,没有流露出丝毫怜悯:“可清醒了?”宋凝半垂着眼帘,对沈太傅的话充耳不闻。“宋云韬已下葬,你也莫再无理取闹。”
佚名
时间和爱会抚平所有伤痕
时间和爱会抚平所有伤痕
苏醒醒一直以为,年少的承诺就是一辈子。他说岁月漫长,愿免她惊、免她苦、免她颠沛流离、免她无枝可依,可最后承诺不在,而她只是从他的全世界路过……
老子敲萌
安暖是她母亲的全名
安暖是她母亲的全名
宁苒一觉醒来,回到八零年代。她头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结婚对象改变,导致,这辈子的轨迹全变了。从小护士逆袭为女首富,日子过的风生水起……可,婚后老公太强势怎么整?“陆青尧,我们结婚时约法三章,你不准动手动脚,否则离婚。”某人回答的一本正经,“我不许。”呦,又在离婚的边缘不停试探!
贱小银
唐汝本王等了你十年
唐汝本王等了你十年
“乔雪,你是本王的了!本王等这个机会足足等了十年,每每想到你便夜不能寐!”赵帆把她压在软榻上,发了疯一样撕碎她身上的衣衫,吻急促的落在她脸颈肩、锁骨……
温流
阎君一怒
阎君一怒
他是幽冥之主,人称暗夜之王、万恶之源,掌管着让天下人都为之胆寒的幽冥殿!今日,他踏血而归,只为守护她一人!阎君一怒九霄寒,十万铁骑下江南!
毛豆布丁